最新消息 》

2022-04-26 【第四屆傳善獎經驗分享會】A區(桃園少家、良顯堂)兒少議題提問整理

# A區:桃園少家

Q1. 請問桃園少年之家的行銷募款部門人力配置多少位、分工項目?如何發展品牌?

A1: 行銷主力成員為4位(執行長及三名成員)。當新增的創新服務無法以現有的品牌滿足時即創建新品牌,先定位該品牌位置及價值後再行規劃還有什麼可以加分的服務。流程:服務/金錢需求公告→接到遇捐款資源/主動尋求募款資源→接洽合作活動與細項→發文公告/徵信→完成
分工:需求諮詢及捐款(含收據開立)、分享活動接洽與執行、網路公告媒體製作(文、圖、影音)、官網後台及捐款平台維護。

Q2. 請問桃園少年之家12位同工增加為40位,都是正職嗎?在薪資上跟一般上班族比較起來有競爭力嗎?

A2: 都是正職。上班族的總類多,有點難比較,但除符合基本工資,比一般公告社會服務人員薪資水準高。

Q3. 桃園少年之家做入獄修復家庭關係立意良善,但有沒有可能在事情尚未發生前做預防?

A3: 機構高關懷部門原服務即是司法後追的個案,透過服務過程中的限制,改善既有的服務,發展出入獄修復家庭關係、協助案家情緒支持的新工作模式。另機構原就有再額外針對初級預防、次及預防作服務,我們以過來人、自受助者變助人者經驗分享,每年超過120場(未有疫情影響)至全台學校、監獄、基金會、企業進行生命轉變、反毒等相關演講及表演,也透過分享協助正在經歷人生低潮或鼓勵身邊如有需要協助的人可以怎麼幫助,使整個服務循環流動,達社會共融。

Q4. 現在企業都在ESG上力求表現,除了直接資金的支援之外,有沒有其他能讓企業互動參與的機會?

A4: 有的,青少年最需要的即是持續的陪伴,我們也透過外界愛心企業團體持續至機構服務,第一,孩子在與他人互動時,如有需要幫助,工作者可以即時發現;第二,長期的固定服務也成為機構穩定的支援之一,著實讓機構減輕壓力。

# A區:良顯堂

Q1. 良顯堂的在地化發展對於募款是否有益處?

A1: 以過去的募款資料分析來看的確有助益,當地民眾因為較容易接觸到機構與服務,所以信任、認同感跟情感的連結性會較高,那也不一定要聚焦於募款,許多物資合作、活動合作都是可以導入資源的方法,所以鼓勵單位可以深耕在地發展。

Q2. 良顯堂推動就業準備的課程是自行開發?由機構內什麼部門的夥伴去推動?參加過課程的學校目前有多少?

A2: 由我們第一線的社工夥伴自行研究開發的。目前已推展到埔里、魚池、國姓、仁愛、信義鄉等30餘間學校,參與過的學生(高中生、國中小學生)已超過2300位。

Q3. 請問陳綢兒少家園目前面臨的行政問題是什麼?可否舉例,想要強化的方式是什麼?可否舉例

A3: 我們目前所面臨的問題是,理論上行政部門的角色應該是業務部門的後盾,兩者的角色其實同等重要,但過去以社會工作的業務發展為主,造成行政部門比較像是補充性的角色,所以在工作上較缺乏主動、彈性、發展與創新,所以後續在業務部門與其溝通的過程時會有比較多的限制,也會花很多時間溝通,當然也很容易出現歧異與情緒。

想要強化的方式包括協助行政部門參與、了解業務部門的服務,創造對組織的價值與認同感,也需要像業務部門那樣參與訓練與進修,持續更新工作方法與工作思維,未來在合作的時候才能比較容易接上線,要讓行政部門覺得是在完成「大家一起」的工作,而非只是在幫忙「其他部門」的工作。

Q4. 現在企業都在ESG上力求表現,除了直接資金的支援之外,有沒有其他能讓企業互動參與的機會?

A4: 可以的,其實當企業與我們接洽時,我們通常會先詢問對方的期待,試圖找出對方期待與我們目前可能發展的項目之間的交集。像是之前有保險公司運用他們的專長來提供孩子們理財規劃課程,這也對我們很有幫助,甚至是未來在生態永續議題上的合作,其實都可以透過溝通需求與期待來發展可能的合作機會喔!

Q5. 請問目前單位提供孩子在職業訓練方面都是比較以服務業方面的培養,之後會想結合更多業種,例如高科技產業等來培養高技能方向的小孩嗎 ?

A5: 我們都不排斥!但因為青少年在空間移動上受蠻多限制的,所以我們選擇合作是以在地職類為主,不一定是以特定的職類做考量。再者相較於做技能培訓,在目前的「青少年」階段,尤其以「高度就業需求」的青少年,我們其實更重視的是軟實力的培養,如就業態度、職場現實感、跟就業習慣,倘若職場是可以做到這幾個面向的訓練,我們也都很樂意連結喔!

 

 


上一則 下一則